上门寄件和到店自寄哪个便宜(上门取件和寄件点自寄哪个便宜)

书不是用来收藏的。至少我是这样认为。

1

有一次在旧书网上淘了一本书,店主很负责,打来长途电话说:刚准备发货时,发现书上有水渍,如果不要,可退钱给你。我回答,只要不影响阅读就行。

购《费拉尔手稿》时,我选了一本价格十元的,没想到这么便宜。店主很快发来消息,说是扫描的电子版。更好,连邮寄时间都免了,他用电子邮件发给我,马上就能读。

2

旧书网上的书,都有品相标注,同一种,往往品相越高越贵。我每次搜索出书名后,直接点击从低到高的价格排序方式,一目了然,选价格最低的那本。旧书邮寄费一般都由读者付,我只选挂号印刷品方式,便宜。有时店主懒得上邮局寄,故意把这项价格定得比快递还高,或者干脆不设这项,让你选不成(某旧书店主告诉我的)。

发快递是上门取件,或就近到菜鸟店去寄,便捷。大宗快递业务还可讲价,但店主并不把优惠让给读者,自己赚价差。也有店主十分愿意寄挂号印刷品,是因为他能买到大量带邮资的旧“贺年封”或“首日封”“纪念封”,每个只要几角钱,带的邮资最高可到九元。

从这也可看出国营邮政局为什么竞争不赢民营快递公司的原因。

3

石桥铺旧书摊碰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本旧版名著与摊主讨价还价,摊主就是不松口。我插嘴,对年轻人说:名著又不是稀缺书,买新版的好,价格便宜不说,印刷精致,阅读舒适感强。旧版书纸张和印刷技术与质量都差,读起不爽,还费眼力。

年轻人听从我的建议,放下了手里的书。

4

偶然在网上看到一本我的旧著卖,说是签名本。好奇心促使我,请店主拍张扉页签名图片看看。结果是二十八年前我送给郑州一位文友的,他比我大二十一岁。猜想,文友是不是已“走”了?家人清理旧物时处理了这书,然后辗转到了旧书店。不然二十多年里,为何一直留着?

这书定价2元,虽说是当时的市值,但店主现在标出100元的卖价,我觉得有点小贵。书确实是旧书了,不过我手里还有十来本。于是,给店主发消息,说想要这本书做个纪念,但不买,用手上同种书交换,并签名钤印后先寄给他。我拿“纪念”做幌子,看能不能换得店主的“情怀”。店主直接回复不行。

一年多了,书仍在网上挂着。

5

本地一文友,下乡采风时突患脑溢血“走”了。同城的几个文友去送行。其中一女文友见他留下很多书,本想问他妻子怎么处理。但觉得不是这时候该问的事。谁知文友的后事一办完,其妻把书全部卖给了废品收购店。女文友听说后,拉着文友妻去追。早已被造纸厂拉走。女文友惋惜道:要是卖给旧书店,兴许我心情好受点。

不知怎么我就想到网传的一则“不是段子的新闻”:一人盗窃上万元的饮料,忙了几天才全部倒掉,然后卖塑料瓶得200多元。

6

有一天,从旧书网上又淘了几本书,收到后马上读起来,心里非常高兴,情不自禁地对妻子说:这次我买了几本好书。她随口一答:那原来买的都不是好书哟?我顿时无语。

7

读后的杂志舍不得丢弃,每次坐动车时带上一两本没读完的,在车上看。下车时,顺便插在坐椅的后背袋里。这算是一种分享吧!

8

随意翻看1981年的一本《青年佳作》,这是当年文学名刊《青年文学》选编的年度小说集。突然发现里面夹着一张纸片,上面写着:“我们一起坐火车去看海吧!”那个时候火车和大海,对于一直生活在下川江边的年轻人有着无比巨大的吸引力。

字条没落名,也不认识字迹(能认也早忘了)。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当时是谁借了这本书?一概不知。

我唯一能做的,把纸片放回书里。

9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单位发“劳保”——一种耐磨的“劳动布”料,有点像现在牛仔服的质地。单位按人头把布料指标拨到一家国营布店,自己去量身扯布订做。我一直没去,布店等着要结算,只好按“指标”补了我3.7元布料钱。我自己加一块多钱,买了本定价5.4元的《现代汉语词典》。

我在刻字店做了一枚菱形图章“洁白藏书第□号”,盖在《现代汉语词典》扉页。“□”为空格,我写上“1”——这是我的第一本藏书。“洁白”是我的第一个笔名,那时候爱好文学的青年都喜欢取一个。现在觉得“洁白”这笔名有点酸叽叽的。我写作时,拿不准的字词都要认真查清释义,词典因此使用频繁,前面的“部首目录”页被翻卷了边,破了,就用透明不干胶把它补好。后来习惯在互联网上“百度一下”后,《现代汉语词典》静静地插在书架里。

10

我书架里有一本搁置了二十五年的小说集《例外》。当年读不懂,硬着头皮读,也始终进不了书的情境中。这本薄薄的小册子定价0.61元, 1986年买的,作者是曾被误认为“大汉奸”的潘汉年,他和鲁迅同是“左联”的领导人之一,后来因白区工作需要离开了文化战线,没再从事写作。

二十五年后重读《例外》,书还是那本,文字也是早就认得的,书里的故事很容易理解了。很多人认为,阅历让我们读懂了一些原本没能读懂的书。我却因为现在的静读,才读懂《例外》里的故事。年轻时我也习惯“静”读,伴着一杯速溶咖啡,捧一本书,静坐在初夏午后的窗前,或独享冬夜桔黄灯光下的闲情。但这种“静”里藏着年轻的热情,更多的还有浮躁,算不上真正的“静”。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ehuzhi.com/79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