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摇其巅韵动崖谷的翻译(风摇其巅韵动崖谷视之既静其听始远翻译)

白家坟山,位于镇龙镇的东北方向。这里,群山纠纷,连绵起伏,林海茫茫,漫无边际,景色独特,美不胜收。如果你有机会置身其中,那悠远宁静的氛围,定会让你感受到远离现代文明喧嚣与烦躁后的静谧与和谐,一种天人合一、神清气爽、息心忘返的感受会禁不住油然而生。

据传,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仙风鹤骨、银须飘飘、道行高深的风水先生,从遥远的陕甘地区寻找一条龙脉的结穴处。他跋山涉水,披星戴月,终于在一个夏天的响晴早晨,在位于现镇龙镇东北方向约三十里的地方,发现了一处被五座山峦环绕着的一小块平地。风水先生见此地形,眼睛一亮,精神陡增,自己多年苦心寻求的龙脉结穴处——五峰包凸现在自己眼前。先生长长地舒出一口气,然后带着满足的微笑与欢欣,把细地审视着这一方鲜为人知的宝地:五座山包,犹如五颗晶莹剔透的翡翠,呈环形排列在一小块平地的四周,微风吹送,五颗翡翠好象在轻轻地摇来荡去。山包上,挤挤挨挨的绿树枝叶,结着数不胜数的晨露,更像是镶嵌在这五颗翡翠上的万千细碎的珠宝,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发出千万道耀眼的光芒。

风水先生毕竟道行高深,他按捺住自己的心花怒放之情,经过反复观察后,决定进一步验证这块风水宝地的真假。于是,顺手从地上捻起一根干枯的树枝捧在手心,用深邃凝重的目光把四周查看了一遍,然后庄重地祷告说:“如果此地真为龙脉结穴之处,我现在把这根干枯的树枝插在此地,明天早晨它应变成青枝,长出绿叶。”说完,就找着一个地方,将枯枝插下,随后,便隐没在浓绿的树荫中。

真是无巧不成书啊。风水先生的祷告恰巧被一过路人听见。这人是谁?他就是现今属望京乡南坝村的一位白姓中年人。这人打小就家中贫穷,没念过啥书,但为人精明,见过不少世面,颇有心计,很小就干起了贩卖各种山货的营生,并且,居然还把自己的家料理得十分停当殷实。这天,他正值从万源赶场回家,经过此地时,偶然听到了风水先生的那些说词。关于风水这些事情,他也委实听了不少离奇古怪的传说,今天既然碰到这般事情,就想看个究竟。于是,自个儿便藏了起来。等风水先生走后,他就悄悄溜到风水先生刚才活动的地方,见地上果然插着一根干枯的树枝。看到这些,姓白的中年人当即就改变了回家的主意,决定到附近的农家借宿一个晚上,一定要看个究竟再说。

第二天,白姓的中年人起了个大早,到前一天早晨风水先生活动的地方一看,不觉大吃一惊。风水先生所插的枯树枝果然成活,变成了青枝,并长出了几片鹅黄的嫩叶,叶上还凝结着几粒特别招人的露滴。这人想捉弄捉弄风水先生,于是,灵机一动,计上心来。他顺手将风水先生所插的树枝拔掉,找来一根大致相同的干枯树枝插在原地,然后自己就藏起来观察动静。不大功夫,风水先生果然来了,当他看到自己所插的干枯树枝样子如初时,不觉十分惊讶,他不相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一次反复观察了这个五峰环绕的地形。然后,带着坚定的表情,又折来一根干蒿,傍着昨日干枯树枝成活的地方插下,并说:“如果此地真为龙脉结穴之处,此蒿明早定当转青长叶。”说完,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此地。姓白的中年人耐住性子,等那风水先生走后也去查看了一番,便迅速消失在晨辉中。

其实,白姓的中年人并没有走远,他决定再逗留一天看个究竟。第二天,东方刚露出鱼肚白,他就来到了此地。当他看见头一天风水先生所插的干蒿不但茎干转青,而且还吐出几许嫩绿的蒿叶时,便大为震惊了。他由此坚信,这一定是一块风水宝地。有了这个念头,他就开始打起了小九九。他如法炮制地找来一根与风水先生插的差不多一样的干蒿茎,替换了已经成活且还发了新叶的蒿茎,自己又藏在不远的一个地方静观默察。一会儿工夫,风水先生又来了,当他看到自己昨日所插的干蒿茎依然故我时,不觉万分诧异。经过观察,又看不出什么问题;再看看这地形,五峰包就呈现在自己眼前,和同行传说与书中描画的一模一样。没有错啊!难道有人发现了自己的行踪?不可能,自己每次来时都十分隐秘啊!无可奈何之余,风水先生决定再做一次验证。他从怀中拿出一枚早就准备好的鸡蛋,捧在手中祷告说:“事不过三,如果此地真为龙脉结穴之处,此蛋明天早晨应孵出一只小鸡。”说完,就小心翼翼地将鸡蛋给埋在土中,然后离开。姓白的中年人看着风水先生煞费苦心的做法,不觉好玩,却也更加上心了,他再次决定继续留下观察。次日,天刚蒙蒙亮,他就怀揣着预先从农家买来的一个鸡蛋,赶来五峰包,刨出风水先生所埋的鸡蛋,蛋内一只小鸡正好啄开蛋壳,把头探了出来。于是,姓白的中年人在惊喜中再次上演了一出偷梁换柱的把戏,然后带着得意,藏起身子,等候那风水先生的光临。风水先生来后,轻轻刨出自己昨日所埋的(实际上是白姓中年人刚埋下不久的)鸡蛋,满脸狐疑地审视了一番,然后,举起那枚鸡蛋说:“五峰包啊五峰包,寻你真穴竟不着。要是有人得到你,富贵荣华也不高。”说完,将那枚鸡蛋摔在地上,在遗憾和失望中悻悻地离开了。

姓白的中年人目送着远去的风水先生,知道他不会再来了。于是紧走慢赶回到家里,把这事说给有见识的长辈。长辈立即命他挖开祖坟,将祖辈的尸骨归拢后,带到五峰包风水先生插蒿埋蛋的地方下葬。后来,因为这地方当时是梁家的地盘,还惹出了一场不小的官司,但经白家人多方斡旋,上下其手,终于使断案者“葫芦僧判断葫芦案”,把这地方断给了白家。据传,结案时那判词写的是极度摸棱:“梁家说是古坟,白家说是祖坟,冥冥之中有鬼神。”由于有了这段神奇的传说,这方圆百里的大山群就被叫做白家坟,今天,有人将它写为“百家坟”,至少是一种对历史不负责任的做法。至于五峰包的叫法,自然与那地形有关,五峰林场的名字就源于此。

说来也怪。自打那白姓人家把祖坟迁至五峰包下葬后,奕世兴盛,但做官的并不多,并且大都不过正县级。这也许是应了风水先生临走时候的诅咒吧。

关于白家,过去还流行着这样一个有趣的小故事:与南坝村白家对河居住的是刘家。刘家世代都很贫穷,没钱读书,大人小孩多以编篾闻名遐迩。于是,便有人说,刘家生下的娃娃刚刚下地,哭叫里说的都是“编篾编篾”,而白家生下的娃娃刚刚下地,哭叫里说的都是“子曰子曰”。这虽是一个笑话,但从这笑话里却可以看出当时白氏家族文风的兴盛。现在的刘家,不但人丁兴旺,家道殷实,文风也已经十分鼎盛了,自不可与过去同日而语。

从镇龙中学背后的公路出发,经过团凸梁—老鹰寨—肖家坡茶场—马家沟—张爷庙,就到了白家坟山的进口,再向上爬过一段陡峭的山路,就是五峰林场,即当年风水先生很下过一番工夫而不得的地方。表面看来,这段路程似乎并不远,然而,行车却需要大约五十分钟方能到达。沿山而建的公路,随山势而高高低低,起伏绵延,远远看去,犹如一条灰色玉带,缠绕在逶迤错落的山峦中,时隐时现,飘渺若无。如果说,我们把这段公路比作一条镶着翡翠边子的玉带的话,那么,在这条玉带上的几般景致,就如同点缀在它上面的几颗耀眼的宝珠,让你在尽情享受沿途绮旎自然风光的同时,顺带领略这里悠久的历史文化韵味。

由街口起程,沿着林荫蔽空的公路行进两三分钟,经过苟拔贡老屋后面,就到了团凸梁。这个地方,可以说是大自然的神来之笔,也应该是你看到的镶嵌在这条玉带上的第一颗宝珠。顾名思义,单这团凸梁的名字就很有意思。一座很圆的土山包,坐落在一条起伏的山岭上,上面挤挤挨挨地长着松柏和杂木,远远看去,恰似一只绿色的条型盘中,盛着一颗清润的碧桃。由于风景这边独好,很早就有一些知名人物,在这里选址建造陵墓,作为自己身后灵魂的栖息之所。这里有两处陵墓,可谓是胜景。一为月台坟,风水先生呼之为“二狮解带”,系清咸丰时奉政大夫(正五品,官阶第九)苟体祥之陵墓。其人“清风亮节”、“都人贤之”。这座陵墓的修造,总体上给人的感觉是轩昂卓厉,别有洞天。陵墓上的雕镂刻画,意气风发,人物形态,惟妙惟肖,墓上题字,如铁画银钩,既端庄遒劲,又丰润妩媚。一为文林郎(清代十八阶学位之一,文林郎位列十三阶,属行政正七品)苟希文之陵墓。陵墓呈半圆形,立有五层石塔,陵前的昂首龟,托着一丈八尺高的神道碑。碑文系拔贡苟德孝撰写。神道碑前有桅杆和两个大石狮子。陵墓正中联曰:“想象十二峰头有如此景,不知几百年后再见斯人。”据《苟氏宗谱》载:苟希文热心公益,重视教育。他中年时期,一人出资,在四川北道保宁府长乐乡(今镇龙镇)创办了一所不收费且颇具规模的夜校。当时有人戏言描述说:“日落需用之,日出收藏之。女人过门而不入,男人入门在其中矣。”消息传到保宁府,府上派员视察,果然属实。于是,在校门题联曰:“片纸能寓天下意,一笔可画古今情。”

顺着曲曲折折的公路再向前行驶一段路程,就是玉带上的第二颗宝珠——老鹰寨。这老鹰寨名字的来历,究其实质,是与山的形状紧密相关的。如果站在近处,还看的不甚清楚明白,要是站在烟灯山或卧龙寨上看去,那就很有神韵了:一只老鹰雄视着蓝天,抖开翅膀,正振翅欲飞。其冲天之志,令人遐想,引人深思,励人斗志。启迪着人们积极用世,不懈努力,奋发有为,建功立业。难怪凡是观赏过老鹰寨的人,心灵都会为之震颤。

老鹰寨的一位像雄鹰一样的名人不可不提,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苟良法先生。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苟良法先生就参加革命,一九三六年,任延安卫戍司令部参谋主任、司令员;第一野战军民运工作团团长。全国解放后,历任甘肃省天水专署主任、达县公安处处长、达县城防司令;云南边防保卫局党委书记、局长;昆明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西南政法学院党委书记、院长。一九七八年病逝于重庆。今墓葬于老鹰寨。从先生的临终遗嘱“骨灰埋在大巴山上,让我魂系故乡,眼望世界”可以看出,这既是老鹰寨的一只真正的令国人高山仰止的雄鹰,更是老鹰寨的骄傲和自豪。

如果说老鹰的形象具有激励人们自强不息的作用的话,那么在它前面不远的另外一颗宝珠——绿色茗乡——肖家坡茶场,定会使你的心灵在淡淡的茶香中沉静升华,从而使你的心境在恬淡平和中,接受清爽的绿风沦肌浃髓的沐浴。

肖家坡茶场兴建于改革开放之初,位于老鹰寨的营盘梁。这里土壤结构好,日照充足,空气清新,绿树环合,青山隐隐,是生产绿茶的理想地方。如今,茶场面积已由原先的几百亩拓展到了上千亩。镇龙山绿茶--“蜀山秀”的品牌享誉巴中,远销成都、上海、北京等地。不少茶客喝了“镇龙山绿茶”,不觉啧啧叹赏,说它余香满口,经久不绝,让人真正感受到了“泉以石出情宜冽,茶自峰生味更圆”的神韵。

特别是一年一度的清明前后,肖家坡茶场四周最是有趣,笑语喧阗,热闹繁华,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着实令人感动。买茶的,熙来攘往,车水马龙。品茶的,有说有笑,诙谐幽默。踏春的,信步漫游在茶场四处,一会儿指东说西,一会儿大声吼叫,一会儿载歌载舞,一会儿背手踱步,沉思不语。那种闲适,那份自在,让人打心眼儿里神往。采茶的人多系女性,并且多是“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的年轻女孩,春风吹动着她们的衣袂,绿色的茶树掩映着她们娇美的身影。她们说着笑话,唱着甜歌,在茶树中穿梭,有时候,不经意地逗留在有着几缕雾气的茶树旁边。每当这个时候,远远看去,那些女孩就如一朵朵飘荡的彩云,任意东西,自由散漫,又如瑶池仙子,嬉戏在蓝天仙雾之间。

自然的景色再美,如果没有了人在其间的活动,那也会是一派荒凉,更引不起那怕最优秀的诗人吟唱。继续前行,穿过一段松柏夹道的公路,就到了马家沟。说是沟,其实也不全对,只是因为它地处大山深处,所以才使人们产生了心理上的错觉。也就是说这马家沟并不真的就在沟里,而恰恰是在一片较为开阔的山梁上,在松柏掩映的丛林中。以前,这里不仅十分荒凉,而且相当贫穷。人们住的一般是茅草房,条件好一点的住着土墙房。生活就更差了,尽管吃得很绿色。至于交通,虽然说不上与世隔绝,但就那面山而居的情形,倒与北山愚公差不了多少。改革开放以后,这里的人也在酣然大睡中醒来,他们睁开眼睛看世界,通过看电视,了解山外的情况,迅速转变观念,改变了靠山吃山的习惯。他们走出大山,闯荡南北,打工赚钱,改变陈旧观念,改变生活态度,改造生活环境,有的甚至干脆携家带口,挈妇将雏,在他乡安居落户,并过上了十分优裕的生活。当然,更多的人还是带着辛苦赚来的钱财,回到家乡,修整房舍,添置家业,使自己及家人在安逸中生活。如今,你一到马家沟,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栋栋十分现代的砖房,你随便到哪家看看去,都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陈设极富时代气息;厨房电器齐备,饭熟菜香,却不见袅袅炊烟。当然,“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的情景还是时时存在的。耄耋老人,坐在自家石板铺就的院坝中,“满眼儿孙身外事,闲梳白发对夕阳。”有时候,还打打手机,接接电话,享受在外儿孙的请安问候。钱多的人甚至还在街上置有房产,农忙时回家生产,农闲时上街住着,享受城镇文明,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在田间耕作的一些青壮年,农忙时节虽也有“晨兴理荒秽,戴月荷锄归”的时候,但更多的是农闲时候 “相思则披衣,言笑无厌时” 的恬淡与自适。至于小孩,要么就是“溪头卧剥莲蓬”;或者就是“知有儿童挑促织,夜深篱落一灯明”。还有那热情好客的小主人,一见到你的身影,就“小童疑是有村客,急向柴门去却关”。更多的小孩,是坐在自家的电视机前,看自己喜欢的节目。山里人这种纯朴的风格,纯真的情怀,纯洁的心灵,纯美的行为,不知不觉就感染了你,让你沉醉其中。应该说这才是镶嵌在这根玉带上的最美的一颗宝珠。

张爷庙,即张飞庙,是这条玉带上的最后一颗宝珠。上个世纪的十年浩劫期间,人们在破“四旧”的喊叫声中,把它给革了、破了。改革开放后,由于经济的恢复发展,精神的解禁,人们又重拾记忆,萌生了再建张爷庙的心思。现在重建的张飞庙不大,自然,气派上也就略逊一筹了。张飞的塑像,似乎也并不能显示出他于万军之中取上将之头如探囊取物的英雄霸气;与《三国演义》中所描写的“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颈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的形象就更是相去甚远了。有歇后语说:“张飞穿针——粗中有细”;“张飞卖豆腐——人强货不硬”。这些话,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张飞的性格和为人。《三国志》中记载,张非夺取巴郡(今巴中),捉住郡守严颜后,逼之投降,由于严颜不做投降将军而甘做断头将军,从而使张飞对之顿生敬意,并“壮而释之,引为宾客。”这实在可以作为歇后语里说的张飞性格和为人的注释和佐证。传说当年张飞夜袭巴郡时,从汉中取道万源,经白家坟、过镇龙关,直捣巴郡。所过之处,人衔枚,马衔辔,悄无声息,秋毫不犯,百姓安之若素。后来人们为纪其功德,故立庙祀之。这充分说明,为百姓者,百姓爱之,爱百姓者,百姓戴之。“治国有常,利民为本,从政有经,令行为上。”历史的结论真是令人深思啊。

一到五峰林场,你就会被白家坟山群所拥围。其实,当你刚刚行进到张飞庙时,就已经被白家坟山热情接待了。走到张飞庙,首先映入你眼帘的是贾阁峰。在众山之中,贾阁峰最突出的特征就是高,它的海拔高度居平昌县所有山峰之首——1400多米。贾阁山一山峙立,与周围其他山相比较,显得格外高峻挺拔,庄严雄浑。山上植被葱茏,生机勃勃。据说,贾阁峰上看日出实为一件赏心乐事,但我未曾亲历,故尔不敢妄言。

“千山若联环,翠色不可解”。“峰峦随处改,行客不知名”。站在贾阁山上遥望整个白家坟山,就山峰的形态而言,可谓异彩纷呈,目不暇接,美不胜收。山是静的,但因有风的吹拂,山上丰茂的树木就静中显示出动态来了。看看那些山峰,有的玲珑,有的俊悄;有的苍劲,有的古朴;有的一柱擎天,直刺云霄,如一枝巨笔;有的迤逦舒缓,逍遥自在,似缓步游走的散人;有的屹然矗立,沉默不语,一副无欲则刚的神态;有的曲折起伏,娴静自在,如幽闺清纯美丽的少女;有的如奔腾嘶呖的骏马;有的如负重而行的骆驼;有的如正在驰骋的狮王,项上的鬣鬃,在风力的作用下,飘飘拂拂,给人以惊心动魄的感觉;有的如下山之虎,猛烈异常; 有的如上山之凤,美丽飘逸……总之,这里的山是诗,是画,是锦绣,是自然界一颗颗跳动着的美妙音符。

白家坟山上的茫茫林海,堪称又一道靓丽景色。在通往白家坟山的路上,沿途都可以见到挺拔高洁的松树。特别是当你走过张飞庙开始爬坡上行时,大树就更多了。杜甫在形容诸葛亮祠堂的柏树时,说那柏树是“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三千尺。”白家坟山上主要的树种是松,四十围大,三千尺高的倒是没有,因为那实在是诗人的夸张,但二三十米的松树却着实不少。特别是屹立在五峰林场门口的那两棵,最为引人注目。就其生长的年代而言,至多就那么一百十年。它约五十米高,树干笔直,要一个成年张开两手才能合围。它站在那里吸风饮露,凌寒抗雪,春撷彩霞夏啜绿,秋顶蓝天冬伴雪,偕春风同唱,和秋风共舞 ,与朔风周旋。那种坚定的斗志,那种不屈的力量,那种奋发的精神,那种卓立的操守,正是在向人们昭示着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与这棵松树年龄相差无几的同龄者,在五峰包周围,大约有近百棵。看到它们遒劲的干枝,苍龙般的鳞甲,不能不油然而生敬意。

随着从五峰林场向白家坟腹地的渐次深入,我们所能看到的就只是漫无边际的茂密的树木所形成的一眼望不透边的森林,它们郁郁葱葱,青翠欲滴,互相竟长,枝柯旁逸斜出,遮天蔽日。这里的树大多挺拔笔直,长势盘曲的极少,还真应了古人所说的“山中多直树”的话啊。长势特别的藤萝在这里也显得格外惹人注目,从年轮上看,有的可能快百年了,单单那种历尽沧桑的味儿就够你去品味与探求。那些缠绕的藤萝有的伏地而长,葱茏茂盛;有的攀援着高大的松树,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同伴,一副自鸣得意的小样;有的相互交织生长,奇形怪壮地纠结在一起,让人真正领略到一种“风摇其巅,韵动崖谷,视之既静,其听始远”的韵味。看那密密麻麻的树,每一棵都拥有自己的一片生长空间,审视那牵扯不断的藤萝,每一簇都有着自己生长的轨迹与目标。不管是树拥有藤,还是藤缠着树,它们都既各自相互独立,又共同和谐地形成一体。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如深林,复照青苔上。”信步行走在这幽邃的山林中,你感觉到的是物我两忘,是空灵与幽静,是自己通过时空隧道与太古时代的曦皇上人在默无声息地对话。此时,你的心特别沉静,特别淡泊。没有了滚滚红尘的名缰利锁,没有了茫茫人海熙来攘往的追蝇逐臭,没有了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勾心斗角,没有了级别与待遇的攀比,没有了俗务与琐屑的纠缠,一种超然物外的感觉,随着醉人的松涛流淌,随着纯净的空气升华,随着了无牵挂的灵魂净化。大自然就是这样魅力无穷,大自然就是这样美妙无比,大自然就是这样超凡入圣,大自然就是这样润物无声。白家坟山的林海就是这样让你感到如此的舒心与写意。

山得水而娇媚,水因山而性灵。在白家坟山的茫茫林海中,还悄然隐藏着一座人造湖泊——白家坟水库。它以盐井沟为主体,位于龙衔垭、石武童、蒙家寨之间,水面分岔延伸近五公里,蓄水约一千万立方米。现在,整个镇龙场镇的居民用水,都是从那儿引来的。传说,盐井沟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是陕南川北百姓吃盐的主要供给地,人们从这里背去盐水,炼制成晶盐后食用。为了取盐便利,人们曾经开井取盐,但很快就被南方的官员给禁止。为防止有人再挖盐井,官员们还专门用生铁水堵住井口。个中的原因,主要是依据风水先生的说法:这里不能挖井取盐,否则,就会“开了北方井,饿死南方人。”如今的白家坟水库不但给予人们饮水之便,而且为白家坟山凭添了几多秀色。每当人们走到这里,都会驻足凝神,看看蓝汪汪的水,欣赏水中显现的山的倒影,抚摩岸边四季翠绿亮丽的常绿灌木。徜徉在这方被湖水滋润的土地上,你尽可享受春的芬芳,夏的葱茏,秋的清爽,冬的洁白。伴着淙淙流动的溪水,我们还可领略到鸟的啼唱,山的空灵,自然界的高远与博大,含蓄与深沉。

春天的白家坟山更有着别样的神韵与风彩。“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由于白家坟山整个海拔较高,所以,春天总是显得有些步履蹒跚。每年直到农历的四月初,春姑娘才肯漫不经心地摇摇摆摆走上山来,然后,慵懒地拿起手中的画笔,蘸上浓浓的翠色,在贾阁山上随意一抹。几场春雨过后,白家坟山就美不胜收了。千岩吐秀,万壑争鸣,云蒸霞蔚,清新俊美。山岚随意飘荡,任意东西;空山鸟语,百啭千回,千娇百媚。茵茵碧草,在春雨的滋润下疯长。白的、蓝的、黄的山花,洋溢着笑脸,在春风里酣畅淋漓地翩翩起舞。山上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喷火吐霞的杜鹃。它们或者一枝独秀地开放在万绿丛中;更多的是一簇一簇的或在山腰、或在路旁、或在峰头、或在悬崖。它们好象是铆足了劲儿似的忘情开放着,向春风倾诉,受太阳抚摩,逗行人驻足。不少游山的人干脆要折上那么几枝,捧在手上,拥在怀中,嗅嗅它的香气,读读它的美丽,摸摸它的凝脂,听听它的心跳。看着人们那种沉醉的神情啊,不由你不为之解颐。松树在这个时候也异彩纷呈,其中最让人动心的是那即将绽放的松花。千万根青青的松针,拥卫着籽粒累垂的松花,那饱满丰腴的形态、那白里透红的颜色,会让你的心美得为之颤抖。遍布四野的青冈树上,满挂着穗子,恰似一串串嫩蓝的流缨。“一丛香草足碍人,数尺游丝即横路。”庾信的《春赋》算是把春天的物事写的十二分到家了。

“春秋多佳日,登高赋新诗。”要是有幸能在秋天去白家坟山,那收获一定会出乎意料,让你大喜过望。秋天,当你登上白家坟山时,且不说那天高云淡,且不说那清风徐来,且不说那浓绿依旧的山色,且不说那铺满落叶的幽深静谧的崎岖山路、羊肠小径。单是山中的各种“秋实”,就足以让你既饱眼福,又饱口福了。白家坟山上的很多特产,历来就为人们所珍视。那富含抗癌元素的蕨菜,青色修长的形体中略带一点苦味和漩汁,让你吃后回味无穷,久久难以忘怀;那通体冰雪晶莹的金竹笋子,让你在用玉箸挑起它时,会情不自禁地先要吟咏它的一片冰心;那原生态的木耳首乌魔芋;那益脑的核桃、养颜的板栗、多维的猕猴桃;那珍稀的天麻鹿衔草天冬等几十种名贵的中药材,更会令你眼花缭乱,爱不释手。此时,你会真正感受到白家坟山是寸土寸金,富有无尽的宝藏。此时,你看看天上自由舒卷的云朵,听听山风荡起的阵阵松涛,吸着这天然氧吧中未曾掺杂丝毫污染的清香纯净的氧气,吃着山中低碳绿色的食物,你一定会发自肺腑地说,这才是真正的生活,这才是生活中的最美。也唯有这时,你才会把失落许久的欢笑再次拣拾回来,让它放飞在白家坟山的可餐秀色中。

如果你想在冬天去领略一番白家坟山的美妙风情,最好的时间就是大雪封山之后。这个时侯,车是上不了山的,因为路被冻结了,车子会一步三滑,根本就上不去。所以,这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徒步而行,这样既安全,又能真真切切地感受雪后白家坟山的韵味。当然,徒步而行时,你一定不要忘了在鞋上套着防滑的草绳,否则,很容易在冰冻的路上跌倒,那可是蛮痛的。白家坟山上的雪花纷纷扬扬、飘飘洒洒,虽比不上大如席的燕山雪花,但那繁密的状态可能也差不了多少。“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一场大雪过后,白家坟山显得分外的白皙丰腴和静穆。没有了春的鸟鸣,没有了夏的喧腾,没有了秋的蝉叫。你看到的,唯有银妆素裹;你听到的,唯有远远近近的雪块崩塌下落的声音,其余则万籁俱寂。这个时候,你最好的办法就是且默了滔滔的言说,且抒了恻恻的情怀,只一门心思的好好享受那静的空灵,好好参悟那静的禅机。看,白家坟及其四围的山峰,全都笼罩在茫茫白色中。细心观察,你就会发现,从山的高处到低处,从山的顶端到山麓,积雪逐渐由厚变薄,层次极为分明。看看山中的树木,很多都被积雪压的低头弯腰,默无声息。此时,唯有凌寒的松柏,顶着厚厚的雪绒,挺拔直立,神情自如,青翠依旧,生机勃勃。这时你一定会情不自禁地吟咏起陈毅元帅的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欲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雪后的白家坟呈现的是一派冰雪的世界。在这个冰雪世界里,最值得玩味的是漫山遍野的冰挂。树枝上、悬崖边、深涧里,溪沟中,满处都是。它们晶莹剔透,洁白似玉,造型奇特。有的粗壮如柱,有的细柔似丝,有的似花,有的象草,有的如美女,有的象神仙,有的似云朵,有的象动物,真是奇形怪状,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再看那些冰挂的排列,有的密密麻麻十分整齐,有的稀稀疏疏形单影只,有的犬牙交错,有的自成图形;有的挂在枝蔓,有的吊在石崖,有的长在地上,有的上下相接。这大大小小、零零总总的冰挂,在阳光的映照下,随着周围映衬物的不同,或红或紫、或蓝或橙、或黄或青。那五彩缤纷的色调,让你看不完,爱不够,赏玩不到十分之一。此时,你一定会在在赏心悦目的同时乱了方寸,失了体态,还了真我。

白家坟,这座位于镇龙镇东北方向的充满诗情画意的灵秀之山啊,处处有情趣,处处有理趣,处处充满了乐趣;处处有哲理,处处有禅机,处处隐含着人生真味。你说,它能不令人挂怀吗?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ehuzhi.com/6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