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若朗星下一句(剑眉入鬓目若朗星)

(一)

“皇后娘娘,皇上将贤王妃纳为妃了…”

哈,原来是这事儿,现下终于有理由去找那狗皇帝说道说道了!

“摆驾,去清乾殿。”

众丫环一听,齐刷刷地就跪下来了,尤其是凤仪宫里的大丫头——嘟嘟,嘟嘟跪在我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手还不停地磨砂着我的衣裙,

“皇后娘娘,奴婢们有错,不该在这宫里窃窃私语,奴婢们甘愿受罚,请娘娘别置一时之气,此时去清乾殿,百害而无一利啊”,说着说着竟“嘤嘤嘤”得哭起来了。

这丫头哭得那个叫心痛啊,咳,看来平常是我太惯着她了。

“嘟嘟,你别哭了,我不过是去看一下皇帝,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向你保证,不生气,好好与皇帝说话。”唉,我对这丫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哄着。

嘟嘟止住了哭声,嘴却还嘟得老高,她抬起眼睛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分明就是不相信。

“嘟嘟如果再不乖,本宫就给你换个名字,叫“花宝”,哭花脸的花宝~”

哈哈,“嘟嘟”这个名字就让这小丫头被宫里人嘲笑了很久,要是换成“花宝”,那场面真是难以想象(o﹃o )

嘟嘟立马撒了手,憋红了脸嗔道,“娘娘莫再开奴婢的玩笑了,奴婢不拦着您就是了…”

我的好嘟嘟,可爱嘟嘟。

到了清乾殿。

“皇上,臣妾听说您纳了贤王妃为妃。

贤王是您的手足兄弟,贤王妃是您的弟媳,您怎能不顾伦理纲常,强行将其纳入后宫?!”

嘟嘟已经吓出了一身汗,不停地搓我的衣服。

“皇上,您就算不顾念兄弟之情,贤王如今在外浴血厮杀,您乱了他的后方,就是乱了军心啊!臣妾奏请圣上三思!”

我跪在地上,手放在胸前,每说一句话身体都在故意微微抖动,任谁看了也能感受到我的一片为国为民的赤诚之心。

“说得好听!你就真的没存半点私心?”皇帝居高临下地看了我,略带嘲弄地说道。

我才不管,继续我的台词:

“皇上,臣妾位列中宫,为天下人典范,于国于家,都决不能眼看您行此错事,若皇帝执意…”

“皇后!还敢说你不是心存私心!下一句怕就是要自请废后了吧!”皇帝骤然起身,快步走到我跟前,一把把我从地上拎起来,弄得我生疼。

“你是朕的发妻,朕若废了你,天下人如何看朕?

每次前朝后宫一有什么事情,你总是第一个跳出来,朕不答应你就威胁朕,故意给朕难堪!”皇帝的眼睛冒火,青筋爆出。

“是臣妾给您难堪吗,是您自己!”我清了嗓子,“皇帝要纳弟媳为妃,难道不知这是昏君所为,皇帝难不成是觉得自己在位这些年来,未有一事可以留史,便想出了这种法子来“青史留名”吗?”

“放肆!你眼里还有没有君纲夫纲!”皇帝怒极,眼神恨不得撕烂我的嘴。

我不说话。心里却有一丝丝高兴,只要这狗皇帝生气,我总会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嘟嘟明显吓坏了,她弓着身子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连喘气都不敢大声。可怜的嘟嘟,我应该一个人来这清乾殿,雷霆之怒这小丫头怎么受得了。

“来人,把皇后旁边的这个丫鬟给朕拖出去,发落到浣衣库,皇后宫里一应宫女全部罚俸半年,皇后如今言语越发疯癫,定是这些丫鬟伺候不周!”

关我嘟嘟什么事,狗皇帝真是半点变化都没有,还是爱拿别人出气。

“皇上,臣妾自知言语无状,甘愿同嘟嘟一起去浣衣库领罚!”

堂堂皇后,居然要去浣衣库,做粗使宫女?

皇帝一脸震惊。震惊的啥?这下该我懵圈了,我以前又不是没说过这样的话。

“圣上,皇后乃中宫,怎可如此处罚,臣妾斗胆替皇后请个恩旨,免了嘟嘟浣衣库的处罚,且罚她一年俸禄吧。”

这位就是贤王妃啊,果真是生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声音听得人骨头都酥了。

“既然爱妃求情,朕自当给皇后留一分面子”皇帝温柔地回话,转过头恶狠狠地瞪着我,“还不回你的凤仪宫!”

这就完了?我怎么什么处罚都没有?

嘟嘟连忙搀着我离开了大殿,似乎担心我再多逗留一秒钟,皇帝就会改变主意一样。

凤仪宫。众丫鬟守在宫前,似乎在等着什么。

嘟嘟噗嗤一下笑了起来:“无事,这次只不过是大家罚俸半年,我罚俸一年,圣上对娘娘还是念着情义的。”

切,对我念着情义?明明是看那贤王妃的面子上。

“按着惯例,各位姐妹随后到我这里支取被罚的俸禄吧。”

嘟嘟忙活了半天,终于把金银分发完毕,然后一下子扑倒我面前,那动作简直行云流水,像是练了几百遍了一样:

“娘娘,您看,老侯爷给陪嫁的财物已然不多了,可经不起您总这么折腾了。”

“嘟嘟,没事,我这儿还有些私人物件,随时可以拿出来救济大家~”我拍了拍嘟嘟的手,安慰道。

“娘娘,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看皇上对您,还是与旁人不同的,您屡次触犯圣颜,圣上从未真正与您计较过,您看文和宫那位娘娘,只不过在背后说了一句圣上不公的话,就被圣上发落到冷宫……”

“您何必要与圣上如此置气呢?”

“大胆!”我厉声打断,“敏慧,是本宫太惯着你了!你下去!本宫不想看到你!”可笑,皇帝只不过“未与我计较”,宫里人竟念着他的好了?比起他对我的伤害,他对阿姐的伤害,又算得了什么?!我倒希望他发落了我,我也能远离这吃人的紫禁城!

嘟嘟见我叫她本名,知是触到了我的逆鳞,只能战战兢兢地退下,靠在门外等待。

“阿姐,阿姐,你快出来…”我无助地叫道,“谁来救救我的阿姐?”烈火环绕着阿姐,阿姐如火中的凤凰一样,静静地看着我,她是那么怕痛的女子啊,如今却恍若看不到周围熊熊的火焰。“对不起阿姐,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们一家…”我用力挣脱着拦着我的大手,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放开我,承暄,我要去把阿姐拉出来,她是最怕疼的…”

“娘娘,您醒醒,您快醒醒”一声急促地叫声把我从梦中拉回,嘟嘟神色紧张地拉着我,“娘娘,您做噩梦了”。

“嘟嘟,今天是几月几日?”我揉了揉头,疲惫地问道。

“六月二十四。”

“今天是阿姐的忌日,我想阿姐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她好吗?”

“可是…”嘟嘟欲言又止,“娘娘想去,那我们就去吧”,这丫鬟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

“嘟嘟,你下去吧,我一个人陪阿姐说说话”嘟嘟警觉地看了一下周围,道“娘娘,您放心,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奴婢就学布谷鸟叫。”

“好,嘟嘟你也小心点”。

一个香炉,一些纸,这世界似乎只有我和阿姐二人。

阿姐,我在这深宫里待得好累啊。

我好怀念我们年少的时候啊。

一起在私塾读书,先生说我的字歪歪扭扭,你故意把自己的字写得比我还丑,拿到先生面前,一本正经地说道“吾字,比之妹妹,如何?”,把先生气得胡子都竖起来了、、

我们约好了一起偷跑出去,结果我被父亲发现关进家里,你居然大摇大摆跑到我家里,说什么丞相有事要与侯爷商量,趁守卫不注意,拉起我就往外跑、、

有一天你面色绯红地对我说,你看上了一个公子,我们两个就煞有其事地尾随那位公子,没想到那公子竟是进了太子府,与你门当户对,你那一天高兴地蹦蹦跳跳,日月都比不上你眼中的闪耀的光芒、、

你嫁进太子府的那一天,十里红妆,我扮成男孩子模样,混到迎亲队伍里,直跟着你到太子府。我的阿姐啊,你是这世上最漂亮的新娘,你该得到这世上最美好的爱情、、

后来父亲把我许配给了相王,你摸了摸我的头笑道,以后,言言不能再唤我阿姐了,要唤我嫂嫂了,我才不呢,阿姐永远是我的阿姐,嫂嫂太生分了我不喜欢、、

……

阿姐,对不起,

阿姐,我没想到,最后竟然是我害了你。

我错信了承暄,害得太子府全府覆灭。

阿姐,对不起,我本该随你去了,但承暄这狗皇帝以我家人的性命要挟,我不敢就这么去了,阿姐,我对不起你。

阿姐,如果你能听到,赐我一个病痛,我只想早早地去见你,去赎罪……

“布谷,布谷”,我收回了自己的思绪,连忙把香炉等物品放进事先准备好的小洞,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呦,这不是皇后娘娘嘛,怎么眼角红红地,莫不是皇帝今日册封慕辰妃,皇后在这里独自神伤吗?”一个容貌俏丽,眼中却透漏着刻薄的妃子嘲弄道。

“本宫如何,不需你来操心,你是哪个宫里的?”

“哦,臣妾忘了,皇上免了后宫姐妹每日的请安,难免皇后不认得臣妾,臣妾不才,入宫不久皇上就把臣妾从贵人抬为嫔位,还赐了封号丽。”这丽嫔得意地笑道。

“皇帝真是越来越糊涂,你这种品性是如何做得一宫主位,本宫看你还是适合贵人。传本宫懿旨,丽嫔对本宫不敬,着降为贵人!”

丽嫔惊呆错愕地看着我,“你你你…虽然你是皇后,但这懿旨也得皇上认可,像你这样几个月见不到皇上的,我不信这旨意能出了凤仪宫”,丽嫔已经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竟以“我”来称呼自己。

“能不能出凤仪宫,你且在你宫里等候。”

我虽然并不生气,但这丽嫔一看就品性不正。我这人,最喜欢得罪这种品性不端的人。

说来我也挺好奇的,这贤王妃,哦,不,已经是慕辰妃了,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大清早,嘟嘟就把我从床上叫起来,跟我嘀咕道,“娘娘,您说奇怪不奇怪。”

“慕辰妃今天早上来到凤仪宫说要给您请安,奴婢说您身体不适,那慕辰妃竟然愿意一等两个时辰。还…”

嘟嘟顿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还送给了我一些桂花糕。。”

“是吗?还有人贿赂我们嘟嘟了?”我偷笑道,“如此,我可要去见见了,难得有人对嘟嘟这么上心,连嘟嘟最喜欢的桂花糕都知道。”我捏了捏嘟嘟的小脸,走向大殿。

“皇后娘娘,臣妾今日第一次拜见,礼数若有不周,还请娘娘见谅。”慕辰妃幅了一下身子,恭敬地说道。

“妹妹哪里的话,妹妹曾对我凤仪宫有恩,本宫定会像皇上一样爱重妹妹。”我说的也都是真心话,这慕辰妃看起来是个好相与的人。

“皇后娘娘,臣妾有罪”,慕辰妃突然跪了下来,“那日臣妾听到您与皇帝所谈之事提及臣妾,因而擅作主张闯入大殿。”

“无事”,我示意嘟嘟扶慕辰妃起身,“倒是帝后不和,让妹妹笑话了”。

“娘娘,您是冤枉了皇上,贤王与皇上交好,臣妾入宫,也是贤王一手促成的。”

我大惊,自己的妃子居然肯让给别人,还是主动让给别人,贤王究竟在盘算什么。

“皇后娘娘,皇上在贤王府一眼相中了臣妾,贤王府妃妾众多,自是愿意把臣妾送给皇上。臣妾与皇上相处了一段时间,对皇上渐生好感,这才入了宫。”

哦。

“妹妹,本宫与皇上是否有误会并不打紧,重要的是你和皇上能够心意想通。”我走到慕辰妃身旁,轻轻地说道。

“妹妹,你如今住哪里?皇上可曾安排好了?”

“臣妾现在在栖霞宫,丽贵人与臣妾做伴。”

丽贵人?就是那个嚣张跋扈的?

“丽贵人若不好相与,你尽管报与本宫,本宫会为你另安排住处。”我关心道。

“谢皇后娘娘。娘娘,天色不早了,臣妾可否留下来陪娘娘午膳?”

累。。心累。。居然还有人要陪我吃饭,那就吃吧,吩咐小厨房多加副碗筷,人多了吃饭也热闹些。

就这样,慕辰妃每日大清早过来,在我这里用了午膳、晚膳又回去,持续了快一个月,我俩混得越来越熟,她竟然也开始阿姐阿姐地叫我了,在有外人时,她温柔、稳重,只剩我俩了,她也像阿姐一样爱笑,做鬼脸,甚至偷偷爬到树上摘果子,有时候,我竟然觉得阿姐还在,连带着我看到承暄都没那么恨了,甚至我还有点感谢他,感谢他把阿姐还给我。

中秋宴。

歌舞升平,后宫一片祥和、其乐融融。慕辰妃坐在我右手边,面前的瓜果一概未动,莲子羹却被她一扫而空,傻丫头,莫不是喜欢这莲子羹,我示意嘟嘟再去端一些热乎的莲子羹给辰妃。

“皇上,臣妾要揭发皇后叛逆之罪。”大殿的声音振得我耳朵嗡嗡响。再一看,竟是那丽贵人匐在殿下。

“臣妾有物证、人证,证明皇后于六月二十四日私下祭奠废太子妃。”

皇上一言不发。

慕辰妃道,“丽贵人莫不是搞错了,你怎么知道是皇后祭奠,又如何知道祭奠的就是废太子妃?”

“那日臣妾亲眼所见,皇后娘娘在假山旁鬼鬼祟祟,事后臣妾一查果然有猫腻。香炉烟灰一应俱全,还有一张没烧尽的黄纸上面写着废太子妃的生辰八字。”

“臣妾敢对天指誓,此事只是皇后一人所为。”丽贵人看来是做了功课,怕皇上把责任推给丫鬟,“当时皇后身边无一人伺候,臣妾到了许久,才看到有丫鬟随侍。皇后烧纸有人在旁边看到,陛下若不信可以传人证。”

“把黄纸给朕。”皇上发了话,太监立马把物证呈上。

“这上面有两个人的生辰八字。其中一人生日与死日同期,传言废太子妃当时身怀六甲,这定是她的…”

“传言岂可当真!”皇帝怒道,“贱人没有真凭实据,居然攀污皇后。来人,把这贱人拖出去,乱棍打死!”

丽贵人花容失色,“皇上,臣妾冤枉啊,臣妾不服!”后宫众人都屏住了呼吸,惋惜地看着被拖走的丽贵人。

傻。一杯毒酒给了我不比这成功率高?

但皇帝这样做总要给后宫众人一个解释吧。我试了试莲子羹的热度,自顾自地品尝着,仿佛大殿底下发生的一切事情与我无关一样。

“朕与皇后曾经有个孩子,当年皇后身怀六甲去看望废太子妃,不料废太子妃竟挟持皇后,皇后身边的丫鬟为护主而死,皇后祭奠是应该的。”

“此事连累皇后与朕失去了孩子”,皇帝怆然道,似乎想起来了以前的种种。“朕不许你们再提”。

“皇后,皇后”,嘟嘟大声叫道,我虚弱得看了一眼嘟嘟,心想原来丽贵人不是傻的,她真的下了毒,似乎我又看到了我的阿姐,我来了阿姐…

(二)

我本是百乐坊一名唱戏的,本该在戏班子里了了此生,不曾却遇见了我命中的异数——那人,目若朗星、面如冠玉,虽出身高贵,却无半点纨绔之气,更难得的是,我唱戏时他全神贯注,似是陶醉其中,评说我的戏也入木三分,总会给我醍醐灌顶之感。

时间长了,我就自然而然地入了王府。王爷还亲自给我写了话本,我便顺着王爷的意,用心琢磨话本,最后的呈现连王爷都不得不佩服,夸我是话本里走出的人物。

皇帝最后一次来王府,王爷派我出来唱戏,谁知那皇帝竟看上了我,要把我纳入后宫。

我哭着求王爷,我不要,我就想待在王爷身边,哪怕只是做一个随侍的侍女,端茶倒水都行。王爷温柔地揽我入怀,答应我只要我帮他办一件事,我们就可以永永远远在一起。

他说“你知道吗?元元,我每日都在怕,怕龙椅上的那个人突然有一天对我举起屠刀。

皇帝刻薄寡恩,废太子可是皇帝一母同胞的亲兄弟,皇帝灭府时可留一分情面?

过些日子,我就要出征边疆,兵权在手,天时地利,只差个“人和”,你帮我一把,我就能顺利夺位,到时我们就再也不怕谁人可以拆散了你我。”

我不懂什么天时地利,只咬了咬牙问王爷,我该怎么帮他。

“你只需找机会杀了皇后。皇后一死,皇帝至少得三五月顾不上朝廷之事,元元,我只需要这三个月,只要这三个月过了,大事就可成。

元元,你读过这么多话本,本王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定可以做到。”

为了王爷的大业,我愿意赴汤蹈火。

不日,王爷果然领兵出征,我特意选择这个时候答应皇帝随侍入宫,皇帝也爽快地答应。

一进宫,便听到皇后与皇帝在大殿言辞激烈、互不相让。我心知,帝后貌似不和,但彼此心中是有对方的。

尤其是当我听到“嘟嘟”这个名字。话本里说,嘟嘟是言言一时兴起为腹中孩儿起的乳名,言言最喜欢给别人起名了,经常一起一大串,可能连她自己都忘记了。

可惜了,她那腹中的孩子并未出世。

所以嘟嘟不能有事,我救下嘟嘟,就离凤仪宫更近一步。

听说我封妃那日,丽贵人撞上了皇后,还对皇后不敬,皇后直接给她降了位分。

那日是废太子妃的死日,话本里说,皇后当时听说太子府全府抄家,不顾六甲身子急忙赶去太子府,没成想竟看到废太子妃在烈火中自焚,郁结难消,连累得胎儿那一日也未曾存活。

一夜之间,皇后失去了她最好的朋友,她生命中比亲人还亲人的阿姐,还失去了她腹中那软软地、已经有了清晰胎动的小生命。

皇后痛不欲生。若不是老侯爷及夫人日日陪伴,皇后是撑不过那年冬天的。

丽贵人这种人物睚眦必报,想必皇后也是故意激怒她的吧。我也没有忘记我对王爷的承诺,总是有意无意地“提点”丽贵人。

为了摸清凤仪宫的情况,我每日大清早就去给皇后请安,一待就是一天。

凤仪宫看似只有七八个宫人,每日里悠哉悠哉,什么都不管,但我怀疑一定有人在暗中保护皇后。

别说毒了,就连我吩咐人在皇后饮食里放进去的中药——我查了医典,确实是有益于身子的,都到不了皇后跟前。

只要上给皇后的食物,不仅有银针试药,还有一个专门的太医、御厨盯着,上的菜有什么成分,他们一尝便知,他们不点头,菜就呈不上去。

只能另想办法了。

丽贵人还是有点小聪明的,总算我没有白提点她,她终于找到了一些证据,准备在中秋宴动手。

她的证据肯定是没用的,皇帝肯定会想尽办法替皇后推脱,我需要另找方法。

中秋宴上,我先把我面前的莲子羹一扫而空,我知道,皇后如果注意到,一定会向小厨房再要一些。

嘟嘟刚出大殿,就会有一个宫女拦着她,那位宫女已经备好了莲子羹,嘟嘟不需要那么麻烦再去御膳房了,左右是给我准备的莲子羹,嘟嘟的警惕心也没那么强。

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丽贵人身上,有谁会在乎这个细节呢?

莲子羹一端上来,我故意碰了一下碗手又缩回来,偷眼瞧着皇后,皇后露出慈爱的笑容,过了一会儿她拿起碗筷,试了一下温度,笑着对我说“元元,现下温度正好呢”。

我眼看着她倒下了,眼看着皇帝直冲过来推开我,眼看着皇帝无助地嘶吼。

我想皇后也算是得偿所愿吧,她心心念念的就是她的阿姐,如今她离阿姐终于不远了。

内务府、慎刑司一直在忙碌着,却始终找不到那个下毒的宫女。

皇帝疯了,把宴会上的所有人都囚起来,一个一个审问,无论嫔妃还是宫女,无一幸免。

哦,除了那个名叫嘟嘟的宫女。皇帝说皇后醒了看不到嘟嘟会伤心。我猜皇后不会醒了,王爷的毒药天下难解。

将近一个月了,终于轮到我了。

没成想皇帝根本没审问我,他直接给了我一杯毒酒。

“你与贤王在谋划什么,圣上已经查清楚了,念在你侍奉帝后有功,赐毒酒,留你全尸,慕辰妃,您请吧。”

这一切犹如晴天霹雳!

贤王您还说帝后鹣鲽情深,皇后一死皇帝必顾不上您,您实在高看了皇帝啊!

罢了,我也累了。

白天在皇后面前我演那废太子妃,晚上在皇帝面前又演皇后,我早就累了。

王爷,我还是喜欢待在您身旁,做我自己。

/慕辰妃殁。/

(三)

我醒的那一日,阳光明媚。

嘟嘟高兴坏了,连忙去报皇帝。听嘟嘟说,我已经昏迷三天了。咳,我还以为我已经离开这里了呢。

皇帝还是老样子,到我宫里略略坐下就走了,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我也不知我还在期望着什么,事实上我与他早就相顾无言了。

太医说我身上余毒未清,需要静养,凤仪宫上上下下都好似如临大敌,宫人出不去,外人也进不来。

别人也就罢了,只是我很想念慕辰妃呢。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我感觉我的身体已经好全了,我让嘟嘟准备了一些莲子羹,这就去瞧瞧慕辰妃。

谁知走到凤仪宫门口,守卫竟不让我出去,真是!我是养病,又不是被囚禁,怎么就不能出去呢!

打发了一波又一波守卫去问皇帝,结果都是无功而返!

气!

这样又过去了几日,凤仪宫还是密不透风。

我的心里开始不安起来。皇帝将我“软禁”起来,这种情景我只遇到过一次。

那一次,我几乎失去了我的所有,而承暄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这一次…我在大脑中不断回放过去发生的事情:

丽贵人如果真是要下毒害我,何必又在大殿上演此一出?

是谁隐藏其后?

难道是慕辰妃?

如果不是她我不会喝那个有毒的莲子羹,可是她为什么这么做呢?

对了,慕辰妃是贤王身边的人,定是那贤王谋反了!如果不是威胁到他的皇位,皇帝怎会如此大费周章。

只是可怜那个慕辰妃了,她美丽可爱,竟成了贤王一枚棋子。

“嘟嘟,把这碗绿豆百合粥拿给皇帝,就说凤仪宫备下了他爱吃的菜,本宫等着和他一起用膳。”嘟嘟先是不可置信地听我说完,而后又眉飞色舞地回我,“娘娘,您可算是开窍了。”

无语,如若前朝后宫真的有大事发生,我请皇帝过来一同商量商量,这不也正常的吗?

是夜。

好久没有认真看看皇帝的样子了,他的鬓角已经长出了些许白发,烛光下他的身影却和过去没有半分区别,依然是温润中透着坚毅。

“你最近过得还好吗?”

皇帝并没有回答我,只是看着我。或许他不是在看我吧,他的眼里蒙了一层雾,似乎是在透过我看别的什么。

“贤王如今如何了?”

这下我能确定他是在看我了。

“你都猜到了?”皇帝并没有生气,“贤王确实谋反了,不过你放心,此事我早有准备。”

那就好,我自喃自语。

“那慕辰妃…皇帝打算如何处置她?”

“慕辰妃身在朕的后宫,居然联合外人谋逆,理应伏诛。”皇帝突而愤愤地说到。

“皇上,臣妾向您求个恩典”,我缓缓跪地,“皇上能否留慕辰妃一命?慕辰妃自入宫以来尽心伺候从未有过失,她也是被贤王利用,臣妾认为她罪不至死。”

“皇后,她差点害了你的性命!”皇帝说道,“言言,你对别人总是这么仁慈,为何对我却这般狠心?”

“我又何尝不想我们夫妻回到过去?只是我们中间横亘着那么多条人命,这些往事如刀子一样不断地在凌迟着我,承暄,我没办法原谅你。”

我们夫妻原本琴瑟和鸣,我因着阿姐的关系经常出入太子府,阿姐对我从来也没有设防,哪成想承暄在我身边安排了很多细作,每次我与阿姐叙话,那些细作就四处刺探太子府的秘密,终于被承暄找到机会构陷太子府谋逆,继而太子府全府被先帝发落,何其悲惨!

“言言,废太子如果没有谋逆之心,我又怎能轻易成功?”承暄一把抱着我,“废太子文治武功皆不得圣心,坐太子位如坐针毡,是他心急,我只不过顺手推舟…”

“皇上!废太子是您的亲兄弟啊,”我打断了皇帝的话,“纵是哥哥有不臣之心,做弟弟的不应该是晓以大义吗?可您却把整个太子府推入深渊!”

“言言,对不起,我错了,原谅我好吗”,醉意朦胧,月色静谧,皇帝竟能向我道歉,一时我不知该如何是好。如果时光能停留至此多好啊。

“皇上,”我狠心推了皇帝一把,“臣妾求您饶恕慕辰妃。”我生硬地把话题转移开,真怕自己就这样原谅承暄了,如果真这样,我该如何跟阿姐交待?

皇帝一怔,酒意散去了八分,临走前他对我说,朕会好好考虑皇后所求之事。

农历九月初九,凤仪宫终于回归正常,皇帝托人捎来一封信,信上只有一行字:

慕辰妃所知甚多,且为贤王死忠,不得不除。

我不可置信地对着这信上的每一个字读了又读,只看到黑色的字不断在信里挣扎着,似乎要长出触手扼住我的喉咙!我感觉我快要喘不上气来了…元元…你等我,我马上来…

我还是没能见着元元最后一面,慕辰妃自入宫以来一直深得圣宠,皇帝如此绝情,当真对她半分情义也没有吗?

原本富丽堂皇的栖霞宫被宫人翻得遍地狼藉,内室里几乎没有一个落脚的地方。

“娘娘,您看,”嘟嘟似乎发现了什么东西,“慕辰妃卧榻有一个暗格。”那暗格里想必有重要的东西,我与嘟嘟合力打开暗格,发现里面只有一个话本。

我打开话本细细读了起来。

竟然是我与阿姐的过去!

元元怎么会知道我跟阿姐的事情!还知道得这么详细!

不行,我必须得问一下贤王。我与嘟嘟当下就去了大内“皇”字号牢房。

“你终于来了”,贤王倒像是盼着我来一样,“元元怎样了,你护下她了吗?”

我无言以对,只觉得心里闷着一口气。

“你还是这么无用,”贤王轻蔑地说道,“当年你救不了昭儿,现在你救不了元元。”

“告诉你吧,我让元元下毒杀你,就是为了给昭儿报仇。#推文#?#小说#?#古言#?

昭儿把你当亲妹妹看待,可你呢,纵容承暄诬陷太子府。

太子府全府被囚,昭儿千方百计托我给你送信,你却闭门不见客,昭儿先被太子厌弃,后又被妹妹避见,昭儿那时该有多么绝望!

不是你们使尽阴谋诡计,现如今恩爱两全、母仪天下的该是昭儿!你和承暄毁了昭儿的一切!

皇,后!你配整日阿姐阿姐的叫昭儿吗?!你配吗?!”

阿姐,对不起,是我毁了你的一切;阿姐,若不是我无用,我与承暄朝夕相处怎会看不出他夺位之心;阿姐,我愧对你,我连累你失宠于太子,那可是你朝思暮想的爱人啊!那一刻你该多痛!

“皇后娘娘,”嘟嘟大惊失色,“您吐血了!”嘟嘟连忙使唤人,“快扶皇后娘娘回宫,立即请太医!”

贤王冷笑道,“皇嫂,臣弟还没说完呢,臣弟的毒天下难解,只要沾一口必死无疑,您怎么还能活着呢?您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为什么?难不成是那致命的莲子羹被换过了?

难道是皇帝,皇帝早知贤王有不臣之心,所以利用我“中毒”给众人演一场戏,好让贤王放松警惕吗?

我也是棋子,承暄啊承暄,为了皇位,你可以一二再,再二三的利用我。

“言言!”皇帝出现在牢房里,他手足无措地抱着我,眼睛里居然闪着一丝泪光,“叫太医!快叫太医!耽误了皇后的救治,朕屠你们满门!”

他,真的爱我吗?

如果爱我,怎么会总是让我伤心?我在意的一切,他都要毫不留情地夺走。

承暄他是一个王,王是要兼爱天下,我又岂能要求他为了我放弃王的一切?

承暄,终究是你我二人不合适。

我缓缓地睡去。

(四)

那一日从大内牢房回来后,娘娘就变了。

以往娘娘对皇上总是冷冷淡淡,拒人于千里之外,现如今娘娘也会自己做些小吃食不定时送给皇上。

皇上来凤仪宫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对我们这些下人几乎是每日一赏,赏赐极其丰厚,整个宫里的宫女们都乐得合不上嘴。

正月十五那一日,满城都是焰火,漂亮极了,娘娘说阖宫今日放个假,她要与皇帝过二人世界。

这本是稀松平常的事,我们这些下人自然乐得放假。

忽然之间我看到凤仪宫方向似乎有火焰升起,我匆忙赶回去,只见娘娘一人在熊熊大火中,冷静而坚毅地对着我笑。

“娘娘!”我大哭道,“奴婢愿意随您而去!”我直直地往里冲,宫人却死死的拉住我。

娘娘,原来废太子妃去的那日是这般情形啊,奴婢不想您如此孤单,您做什么奴婢都愿意陪着你。

皇帝终于出现了,看得出来他被灌得酩汀大醉,等到他意识到一切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娘娘,奴婢来了。

/皇后甍/

/宫女嘟嘟赤胆忠心,以嫔位下葬/

/辍朝三月/

文/爱吃竹子的胖达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ehuzhi.com/5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