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16岁学生的暑假工鄂州人(适合16岁学生的暑假工有哪些)

今天, 突然想起二十多年前上学时在餐馆暑假打工的故事……仔细回忆了一下,那里的人,那里菜,还有那里的感受竟然历历在目……

餐馆距离商校不远,名字叫做“帅金豆”估计也没啥特别的意义就是老板的任性喜好罢了。老板是个离婚的四五十岁的杭州女人,我们管她叫“大姨”,还有她的以大小姐自居的二十几岁的女儿“娜姐”。

厨师?队伍有四个人,大师傅(名字忘了)暂且喊他牛师傅吧,是个古板的中年厨师,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做事一丝不苟、表情严肃,除了工作基本很少与人沟通。牛师傅的十六岁的外甥,暂且喊他小林吧,是个涉世不深、内心纯洁善良而且勤劳的小男孩,他的工作是厨房杂工,每天都要清洗全部象山一样堆积的碗碟,他每天都很辛苦但是很乐观向上,洗碗都是大声唱着歌完成的。小林喜欢我,喊我姐。但是他感觉自己是打工仔我是学生我们不一样。他曾经跟我很认真的说:“喊你姐姐才是认真的,她(大小姐)算什么姐!”,最后离开时他还很认真的给我写了一封信,没有荤腥的内容,都是满满的祝福和不舍,一个内心细腻聪慧的男孩。厨师小王,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世故还带点油滑但总体人品还是不错的,只是多少有些市侩。他会时常开玩笑似地说喜欢我,有种有枣没枣打一竿子的感觉,目的很明显想找个媳妇,但又不忍心骗我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小董,他是非常灵活心计很深的小伙儿,厨艺一般却精于世故。他长的不丑高高瘦瘦的,上唇的轻微的胡须有种乳臭未干的感觉,他也就二十岁冒头,最擅长的就是说甜言蜜语,总感觉他和四十几岁的女老板关系不一般。他是管理整个厨房的领导。他经常用骗小姑娘的伎俩勾引我,比如问我中午饭想吃什么菜,他就可以让厨房做什么菜……我只记得他做的炖茄子特别好吃,但好像并没有按照我的喜好给我的准备过员工餐。他的伎俩和并未实现的殷勤对我(一个涉世未深并且比其他同龄人更加单纯幼稚的17岁姑娘)来说非常奏效。好在我比较胆小,只是默默的看着他在那儿表演,并没有更近一步的发展。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危险的,有几次他想对我有肢体接触的时候总会出现厨师小王哥的身影,我说不上他是否在保护我,但是他曾委婉的提醒过我。最终还好,直到那个暑假我离开也没有发生什么出格的事情。

再说说那里的服务员姐妹们。当时的我也就17 18岁的样子,暑假期间一个人独打独撞应聘到那家小小的酒店,在那里吃住将近两个月。甚至没有人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打工,顶多当时我可能会写信告诉我妈,现在想想虽然很励志,其实也挺后怕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没错,没有依靠的孩子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刚刚加入时就像一个诚惶诚恐的小鸟一样小心翼翼的站在旁边观察着身边的每一个人。领班是一个即将出嫁的成熟女孩,暂且喊她玉姐吧。玉姐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或者不过二十四五岁,因为从农村出来打工的姑娘都会早熟。身材一般偏瘦,脸有点内陷,一双细细的眼睛时常眯成一条缝,一副深谙世故、苦大仇深的样子。在这里打工的孩子无疑都是穷人家的孩子,他们也并不享受这里的生活。玉姐平时不太跟我们其他姐妹说心里话,好像很多事她很看的很明白很透彻,她是孤独的,她既不是老板的人也不是我们的姐妹。她跟老板还有我们都只是工作关系而已,没有什么人类感情那种……。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赚钱来的。吧台的馨馨,身材又高又壮但是因为长了一副白净可人的脸面,总让我感觉她是出生在一个富贵人家。初次见她时,她面无表情但也谈不上冷漠,偶尔会见她微微一笑,这在领班玉姐的脸上是决对看不到的。因此,我隐隐的感觉她是个善良的姑娘,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如此冷漠。因此在后来的工作中,我总是自觉不自觉寻找她冷漠的原因。直到后来某一天的早上醒来去上班时发现她已经悄悄的带着行李离开了。后来得知那个姑娘的年龄其实比我还小,一直想走但是老板娘不同意……记得当时的馨馨特别能干,不仅能理清吧台的账目而且力气也特别大,一个人搬整箱的饮料啤酒完全不在话下……。小芳是那三个姑娘中最没心没肺的一个,吃的白白胖胖的,有一个大脸盘和一双毫无深度的眼睛,时常听到她的笑声,一个单纯快乐的姑娘。关于这个饭馆的很多事情都是在她那里了解到的。

以上就是所有的店员了,四个厨师?三个服务员加我一个暑假工。再讲一下老板娘俩“大姨”和以大小姐自居的女儿“叶姐”。

老板是个离过婚的女人,每天抱着她的西施犬坐在店里最前面的做桌子旁边,穿衣服像鸨母似的。她的桌子再往前和吧台之间有一个小小的舞池,客人吃了饭可以在哪儿跳跳交谊舞。老板也经常和熟悉的客人们一起跳。还有领班玉姐也经常会被客人邀请,但她好像不怎么情愿,脸上丝毫没有笑容。其他服务员都没有跳的,可能不会吧,我这只小心翼翼的雏鸟好像也没人邀请过我。老板的西施犬是个幸福的狗狗,总是被她抱在怀里,什么好吃的都有。荔枝、雪糕时常有,生活比我们好多了,可能是因为嫉妒吧,我们都不喜欢那只小狗。

老板的女儿叶姐,平时在我们中间以大小姐自居,长得漂亮身材也好,有很多很漂亮的长长的耳坠。她打扮起来确实很美。经常有市里的大帅哥过来找她。在她看来我们都是她家佣人,出门总是带上领班玉姐就像个带个丫鬟。由此看来玉姐确实是忍辱负重的呐~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那么能负重那么冷静的女孩子应该会成大事吧,谁知道呐~反正当时感觉她家庭一般,应该压力很大。那个叶姐好像是在北京外国语大学读书的,当时应该也是在放暑假。应该不是考上的,怎么看她都不像是懂英语会学习的,就是一个富二代的感觉。说是富二代,谁知道呢。她们娘俩也是和我们一起住在饭店的楼上,不一个楼层罢了,那也不是家,也不知道她家在什么地方。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ehuzhi.com/3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