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么日羊的(小说)(我是怎么日羊的.txt)

我是怎么日羊的(小说)(我是怎么日羊的.txt)

青儿已经失眠到绝望,眼帘像失去弹性的弹簧,死鱼一样地睁开着,头脑里一片空白,听见血管在滋滋地炸响,油一般的汗从头发缝里鼻头尖上游离出来。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入眠?

蒋洋说——数羊

青儿用手轻抚下自己的眼帘,眼前换景成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一群群的绵羊起伏地草原上。“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一只、两只、三只……那只羊儿你不要动,你已经被数过的,为什么又跑到未数的羊群中去呢?过来过来,怎么数过的没数过的全混乱了。”

青儿挥动鞭子要一只一只地分开它们,它们东奔西跑,根本奈何不了。青儿神经分梢无限张开,像鞭子一样拢着羊群,还是很失败。

“让羊群排成方阵吧,横十只竖十只都给我站好,哎呀,怎么都不听话,四面八方地散跑了,你们这些羊,简直比狼还叛逆!”

重新变换场地,桃李树下羊肠小道,青儿摇着鞭子一只一只地让绵羊通过,一只、两只、三只……好多只羊无穷无尽地走过去,走进天际云层去……怎么也数不完,怎么也不疲倦,一只也不能少,都是可爱的绵羊,一只也不能丢……数羊真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羊?

——青儿忍痛割爱地从羊群中睁开眼睛,汗流得更凶了,神经啪啪作响,不能再数羊了。要洗把冷水脸清醒地去入睡,再也不能让羊的腿脚践踏她的神经。

楼下唰唰的扫地声已清晰听见,青儿的心慌得一阵轰鸣,似乎一头栽进了深渊或黑洞,突然间失去了思想与听力,再醒来,宿舍里的人都已经上班去了,她得起床了。

走进办公室对蒋洋直翻白眼:“你不是说数羊可以入眠吗?”

蒋洋说:“是啊,我数五只就睡着了。”

青儿真笨——蒋洋何时失眠过?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ehuzhi.com/3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