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征婚离异群(离异征婚qq群)

微信征婚离异群(离异征婚qq群)

征婚群里的故事》(绝对原创)

有网友拉我进一个再婚征婚群,反正自己也是个女杆儿,进就进吧,于是点了同意。

进群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没吐过一个字。不说话不代表我不在意,有时间我就会盯着屏幕看聊。群里的女人不是离婚的就是丧偶的,赤裸裸地晒着自己的寂寞和苦闷,她们从精神和肉体上都饥渴难耐,恨不得立马找个男人进被窝XXOO。群里的男人大多是伪君子,或装出一幅幅温文尔雅体贴入微的白面书生样子,或装出正直善良像保护神一样的江湖大哥。我知道他们才不在乎女人们嘴里的凄凉故事,他们在乎的是女人的身体,这是他们最终的结果。我静静地观察着他们得瑟,希望遇到茫茫沙漠里那粒金子。我不说一句话,不想自己的头像被意淫。可是有一天不说话真的不行了……

《征婚群里的故事》(原创)

我刚一进群那会儿,群主和几个管理苦逼兮兮地连磕头带作揖恳请大伙儿多拉些人进群,哪怕就是为了凑数对于我这个“打死也不说”的坚强的“布尔什维克”做了百分百容忍。可是随着人数的不断增加气氛的日益活跃,群主撕破伪装的谦卑外衣,开始拿出终于选上了村干部的高高在上的装B姿态在群里发了条公告:不发言者—踢!

TMD!还真拿自己当回事儿了。你踢了又能咋地?又不是单位裁人丢了吃饭家具,就是在单位下岗了也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若干年后姐也会被尔等高山仰止,别说这虚拟的世界纯属扯淡的玩意儿。可是真离开了这片水凹子,小蝌蚪都找不到妈妈了,别说找那粒金子,就是这个念想的寄托都没有了。就好比进了一处风景区已经走了好长的路,还没欣赏到道路尽头的美景就折回去真是心有不甘啊!我于是怯生生打了个招呼。

“美女!”

“美女!”

我的头像一出,一片惊呼,接着一堆流哈喇子的表情。我感到恶心,仿佛闻到了荷尔蒙的味道。

“美女多大?”

“哪里的?”

“哪里工作?”

一阵狂轰滥炸的问题过后步调一致地集中火力:美女爆个照!

就这么一出场就被送到了风口浪尖,我是刚入道的,没有老网油子的油滑狡诈,撒谎又是我深恶痛绝的事,又不想把自己赤裸裸地晒出来成为这群生理和心理严重失衡的男女插科打诨的谈资,忐忑中想到了一个虚与委蛇的策略:把小学时唯一一张照片而且还是和刘永的合影照打了出去。

“韩玉,你还保存着这张相片,好感动。”有人打出这行字迹。

我惊得张大了嘴巴,居然有人认出这张相片,还能喊出我的真名字!

可是当他打出下行字,我的大脑一阵晕眩,用言语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

“我是刘永!”

刘永是我的初恋,我们的分手曾一度让我万念俱灰,痛不欲生。虽然十几年过去了,这个名字的出现依旧让我隐隐作痛。面对着银幕,我的手指久久停在了半空……(未完待续)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ehuzhi.com/3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