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朋友圈一条线中间一个点是被屏蔽(微信朋友圈一条线中间一个点但是可以看见背景图和头像)

曾经看过一个故事,不胜感慨。

阿明曾是我儿时最要好的朋友。

我的第一个QQ号是他帮我申请的,网名叫“执剑少年”。当时,阿明小心翼翼地用画笔写在我的掌心。

小学毕业那天,阿明请我吃了一顿心心念念的铁板烤鱿鱼,后来知道钱是从他妈妈的床头柜偷出来的。

初中时,他跟随做生意的妈妈去了外地,偶然一次碰到,他剪了当时最流行的杀马特发型,还染成了金黄色。

那天我们肩靠肩坐在路边的长椅上,谈天说地,聊了很多,我又请他吃了很多串铁板鱿鱼。

我说:“这都是我攒的零花钱,放心够用,不用再去偷妈妈钱了。”

还没等我说完,他的眼泪就漱漱地流了下来。原来,他妈妈在不久前去世了,因为癌症。

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我只是生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还有我呢。”

他手握着还没吃完的烤串,泣不成声。

很多年过去,我忙于学业,高考失利后又补习了一年。听说他初中毕业就辍学去了广州打工,我高四那年,他已为人父。

再次见面,是我用“执剑少年”的QQ号邀请他参加升学宴,他连忙答应,说一定会去。

那天宴会都快结束了,他才骑了一辆摩托车赶过来,后座上绑着一大袋东西。

他皮肤很黑,脸上已没了当年的朝气,眼神里尽是沧桑,他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不知所措地笑着。

多年未见,我们熟悉又陌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打破沉默。

他略显尴尬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像当年我拍他那样:“恭喜啊,上了大学前途无量啊!”

说着把手里的大袋子递给我,非常重,这都是他亲手晒的鱿鱼干。

他没有走进去吃饭,只是探头往里看了看,讪讪笑道,前两天给我妈上坟耽误了好几天工,得赶最近一趟火车回工厂,就不进去了。

我多次挽留,他却执意要离开。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阿明。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我常常想,曾经抱团取暖的挚友,是如何一步一步变得生疏的?

原来,人和人的走散,是一个过程,并非发生在某一个瞬间。

微信朋友圈一条线中间一个点是被屏蔽(微信朋友圈一条线中间一个点但是可以看见背景图和头像)

这世间,或许很多事情都可以靠努力去实现,唯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行。

“聚散离合终有时,历来烟雨不由人。”曾经我们认为一辈子的朋友,或许如今连他在哪里都不清楚。

时移势易,人心易散,那些曾经长夜一起痛哭,分享过彼此苦乐的朋友,如今只剩朋友圈冰冷的一条横线。

这条线中间隔了太多岁月,有身份地位的变化,有融不进去的人事纷扰,它就像银河一般没法逾越。

微信朋友圈一条线中间一个点是被屏蔽(微信朋友圈一条线中间一个点但是可以看见背景图和头像)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ehuzhi.com/1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