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梦里寻她千百度啥意思?

傍晚六点,有风,衢州小镇街头,无人,而街灯萤亮。

  更夫阿二今日没有出更,没有人去问为什么,因为这不需要问,所有的人都知道今天是七月二十二日,所有的商铺已经户门紧闭,有时甚至早上就歇业了。

  开始起风了,路边梧桐树的黄叶摇曳而落,无息的飘在斑驳的石路上,在街灯下如同一鬼魅飘游,整个街道显得阴森起来,小镇开始弥漫着恐怖的气氛。

  如果这时把十两黄金扔在大街上,也没有人去捡的,因为生命比黄金更重要,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

  七月二十二日,这是一个什么令人恐惧的日子?

   人影,出现一个人影。

  当这个人影慢慢的出现在东街的时候,躲在窗灶下的阿二就已经看到了,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这个人影就会准时的首先出现在东街,今年也不例外。阿二恐怖的闭上眼晴,喃喃道:来了,来了,又来了……

  人影慢慢的向街西挪动,黑衣,紧身,身材纤细、凹凸有致,原来这是一个女人的身影。

  人影被昏暗的街灯下逐渐拉长,出现在街灯下的是一张冷艳的脸,浓密的乌发盘在头上,瓜子脸不施脂芬,秀挺的鼻梁,原来这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一个漂亮的女人是没有什么可怕的,但她的腰身下别着一把令人生畏的弯刀;

  一个别刀的女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但她是近年来江湖上人人头疼的“孔雀飞”。

  孔雀飞,性别是女,武器是刀,女人很少有用刀作为武器的,可是她偏偏使用了一把右偏弯刀。

  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来历,没有人知道她对这个小镇有什么冤仇,但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最听不得小孩的哭声,如果哪家传出孩子的哭声,那无疑是厄运也就来了。

  每一年的七月二十二日傍晚,她都会飘然而至,第二天绝迹而去,而小镇,又少了一个人口,多出一个冤魂,她每次下手的,都是懵懂无知的小孩。人们都说这个漂亮的女人,有着一颗残忍的心,六年来,小镇已经有六户人家遭此厄运,已经有六成人家搬离他乡,小镇也逐渐显落破败。

  六年来,江湖上已经有许多高手为了阻止此事的发生,出手了,其中包括:

  少林净字辈第一高手净虚和尚;

  武当第八代首席大弟子凌子风;

  近年来名声鹊起的华山剑手周向南;

  一直以来素有名望的崆峒掌门吴平;

  可惜,他们没有救出人,而自己却成了刀下之鬼;他们没有挽救正义,而让这个女人今年再一次的来到这个小镇。

  风,萧瑟,似乎更大了,梧桐树在风中发出呼呼的声音,空气中开始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更夫阿二再一次的倦偻了身子,虽然他知道他这种成年人不是目标,他家也没有小孩,可他仍感到空气中的恐惧。

  可是,别人家却有小孩。许多富贵人家带着小孩早已远离,但对于许多穷人来说,他们无路可走,这个小镇他们生活了祖祖辈辈。

  女人缓慢的行走在街路上,风带起了她的衣角,露出腰身下的刀柄。整个大街上就她一个人和她孤寂的身影。在昏黄的街灯下,当她的身影掠过路边人家的窗户,所有的人都紧张得屏住了大气。

  可是,有一些人却不知道紧张的,他们没有屏住大气,反而张开嘴哇哇大哭,这些人就是三岁以下的小孩。中街卖豆腐的西施张有一个两岁的小孩,他不合时宜的张嘴大哭,西施张慌乱拿手捂嘴,但声音已随着风声飘游。

  孔雀飞突然停下了脚步,她似乎敏锐的捕捉到什么。她的眼中透出冷冷的杀气,手伸向了腰身,刀突然已出鞘,刀身细长,刀光阴冷,刀光中映出西施张绝望的脸……

  ”咣”的一声,伴随着女人一声惨叫,是两把刀相撞的声音。

  两把刀,两把一模一样的刀,两把都是右偏弯刀,两把刀就架在西施张女人怀中孩子的头上,差之毫厘,而小孩皮毛未损,张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眼前两把造型奇特的刀。

  孔雀飞发出失声惊叫:“黑风,黑风”。她感到一阵晕眩,人也随之瘫软在地。

  黑风是一个人,一个她日思夜想的人,一个她欲爱还恨的人,一个她苦苦找寻的人。

  刀光中,映出一张年轻人俊峭的脸,他就是黑风,是黑风用他的弯刀挡住了那把杀人的弯刀。

  “是你逼我出来的?”,黑风冷冷的说道。

  黑风是谁?

  —————————————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ehuzhi.com/16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