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删后偷看朋友圈对方知道吗,互删能看到对方朋友圈吗?

-1-

"鑫鑫,我跟他分手快一年了,分开了这么久,我们依旧保持着联系,连对方的微信都没删。"

在某次闲聊的过程中,左左和我聊起她的前任阿斌。

"我们现在应该算是好朋友吧,或者说男闺蜜?我们还记得彼此的爱好,我的动态他也会点赞评论。"

左左跟阿斌在高一那年,互相暗生情愫。

因为高考的压力,三年同班,同是学霸,两人从来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高考结束,左左跟阿斌牵手了,左左考上了心仪的学校去了武汉,而阿斌留在了杭州。

刚恋爱时,他们之间甜得能掐出蜜来。

对于异地恋的他们,只能依靠手机和网络维持感情。

每晚准时准点的视频聊天,互相分享生活中遇到的大事小事。

就连朋友圈都是秀恩爱的痕迹:在小吃店里嬉闹的合照,每一次看电影,阿斌紧张又紧握着左左的手。

所有人都以为,他俩毕业后会结婚。

可再甜蜜的恋爱,也终究抵不过距离带给彼此的陌生感。

大四实习那年,见面次数少之又少,而冷战的次数却不断增长。

大多数的争吵,其实都只需一句"你再哄哄我",一个拥抱就能化解,却因为异地,而显得格外艰难。

不久后,左左和阿斌分手了。

互删后偷看朋友圈对方知道吗,互删能看到对方朋友圈吗?


-2-

分手后,他们还是跟往常一样,会和他聊天,互开玩笑,道晚安

偶尔几次阿斌暧昧的语气,甚至都让左左产生一种错觉:或许他们还能复合,还能像之前那般恩爱。

在那些患得患失的日子里,左左比谁都不好过。

因为他一句"乖"而开心,又因为他半天不回微信而难过一整天。

分开后,所有好的坏的情绪,竟还是因为阿斌。

左左越来越害怕,害怕在某天,会对阿斌说,"我们和好吧。"

那一晚,左左捧着手机等他回复时睡着了,直到手机从手中滑落,重重地摔在脸上。

左左醒来,赶紧打开手机,害怕错过阿斌的消息,发现并没有收到回复。

左左终于鼓起勇气,"我们互删吧。",按下了发送。

在左左发出这条信息的同一时刻,左左收到了阿斌的微信“我们见面好吗?”

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左左愣住了。

“我们见面好吗?”左左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大半年了。

正在左左不知所措的时候,阿斌撤回了这一条消息。

回复到:“那好啊。如果你想互删的话,就互删吧。“

没有问为什么要互删,也没有说为什么要见面。

左左回复了一个“好”。

那边显示,阿斌已经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

互删后,终于不会再因为你的消息而情绪化,不再让你在我的朋友圈里留下任何痕迹。

没有他的日子,刚开始的我会有一点不习惯。

但是慢慢地,会习惯那样的岁月,一段时间不再有他,只有自己,此后还会有别的人出现的岁月。

关于你的一切,我会试着去忘记。

互删后偷看朋友圈对方知道吗,互删能看到对方朋友圈吗?

-3-

丸子突然站住了,怔怔地望着前面不说话,我问她怎么了,她回过神来后红着眼眶对我说,她刚刚看见老胡了。

这时候我才知道,整整两年过去了,她还是没能忘掉。

丸子说,她想去重庆,我以为只是单纯地来看看昔日的好友。

没想到,丸子是来老胡家附近,看看能不能偶遇到老胡。

“我回重庆了,我在你家附近的大礼堂,我们见一面吧。”

“你是?”

“我是丸子”

“好,等我!”

丸子说,彻底放下一个人好难啊,回忆是无形的,它总是悄无声息地给你猝不及防的一击,在你快要模糊了对过去的视线的时候给你重重的一个提醒。

“你见了老胡之后,你放下了吗?”

丸子笑了笑没有说话,她带我去坐了长江索道,去了南山公园看夜景,去了跟老胡还在一起的时候,老胡买房子的小区。

我知道,长江索道跟南山公园,是丸子一直想去的,老胡没有陪她去的地方。

坐上高铁回四川的时候,丸子給老胡发了一条短信。

“终于删除了你,这次是从心里。”

互删后偷看朋友圈对方知道吗,互删能看到对方朋友圈吗?

-4-

有人说:我翻看前任的朋友圈,只不过是想知道对方过得好不好。

前任过得好不好,根本就和你无关了,对方的世界根本就没有你插足的存在了。

删掉一个喜欢很久的人,就像是拔掉了心中的刺,那一瞬间会痛,但往后的日子总会再也不会受这个人的牵绊。

所谓舍不得,忘不掉,不过是因为,从此他不再是你的。

每个人或许都曾偷窥过某个人的朋友圈,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的心思,目的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最重要的是,当你们再次遇见的时候。

如果你想起了这句话:

“我依然为你心动,但我却不再会动心了。”

那就是时候,放下那个人了。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ehuzhi.com/16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