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与新媒体工资一般多少要加班吗(网络与新媒体工资一般多少钱一个月)

其实很不愿意写工作的事情,仿佛把伤疤揭下来往伤口上撒盐一般。

因为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得,曾经有多向往当一名“铁肩担道义”的记者,走的时候就有多么的落寞。这种落寞可能只有离开的人才知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说起这个话题还是源于昨天跟报社以前的同事聚餐。我们三个人都是同一家地方党报的青年记者,业务能力在年轻一批人中也算得上可以拿得出手的。

我们当中业务最强的那个男生,D哥,在前年,即他可以参加公考的临界年龄,35岁,考到了省里的公务员,离开了报社。用他的话说就是,“当时真的是受不了了,就是一门心思的想考走。”而比我年龄稍大几岁的F姐,因为老公的缘故,辞掉了报社有编制的工作,来到省里,也是一波三折,最后稳定在了一家国企。至于我,从小立志学新闻做记者的人,大学学新闻,毕业去南方某著名媒体实习,混迹于省级党报、地方级党报多年,混到了30岁依然没有一个地方媒体编制,纯纯的媒体“打工人”。在对过去与未来产生诸多思考后,跟随老公离开了报社,也来到了省城。

我们离职的原因虽各有不同,但也侧面反映了地方媒体这些年来的人员流失严重。因为除了我们三个以外,不仅报社,包括地方电视台的同行们,这么多年陆陆续续转行、离职的人,不在少数。

我认为,传统媒体人应该分为两种。一种是北上广深等一线大城市或者发达地区的传统媒体人,他们背靠强大的媒体背景,坐拥丰富的地区媒体资源,拥有着高于其他普通城市媒体人的新闻记者社会地位。他们的状况与经济收入,直接反映了当下传统媒体所处的环境、社会地位以及竞争优势。

而另一种则是像我们这些不在北上广深一线发达城市的地方级别小媒体人,没有多么耀眼的社会地位,工资只够温饱,一个月底薪2000的合同工也依然有许多人托关系进报社。因为在普通人眼中,报社的工作是一个“稳定的”“有社会地位的”的工作。至于再多的新闻理想,这2000块钱也支撑不起。因此,在报社就出现了最基本的两种人:能干的,使劲干,拼命干,稿量超额两倍都不算多;不干的,月月完不成任务也不着急,朝九晚五正常上下班,不谈理想,无关风月,下了班便是自己的时间聚餐玩乐。

不能说哪一种好,哪一种不好,因为工作始终是给自己干的。所以,姑且不谈地方小媒体的记者专业素养,只是想谈一谈不在北上广深一线的传统媒体人,可以落寞到什么程度,当然我指的是心里上的落寞,而非混的多么惨淡。因为离职或者转行,在许多曾经认真热爱过新闻行业的媒体人看来,才是真正的“此路不通”般的落寞与无奈。

D哥说,如今在机关工作,报纸上再也不会有自己的名字,别人也不知道哪一项工作是你做的,心里多多少少跟当记者时对比,有些失落。因为他在报社那会儿,可以称得上“风云人物”,霸占各大版头条,在我们那样的小地方,政府各部门几乎都晓得他,他自己也觉得工作做的十分有价值。而今,转行后逐渐平庸,媒体人骨子里的“傲气”,我想多多少少会让他想起心里的“白月光”吧。

F姐更是直爽的性格,她说省城的媒体环境还不如地方,同行间没有什么“人情味”在,记者做的很机械,只有竞争与工作。她本来为了寻找内心的“白月光”,在省城也考入了一家日报,但是经历过2年的不一样的记者生涯,也决定从此再也不会回头走记者的路了。

至于我,可能比他们更加能体会这份内心的落寞。曾经是多么的深爱,但迫于省城的工资待遇和媒体环境,也决定从此转行。两年前我从省里一家中央级媒体辞职了,当时同事还很震惊。可是两年后,陆陆续续有同事跟我说,我走了,就对了。

走了,就对了。这是这几年我听到同行跟我说的最多的话。不论大家因为什么原因离职,吐槽最多的还是地方媒体的环境以及工资待遇。要知道在省会城市,一个每天东跑西颠的省级网络媒体记者,工资只有3000-4000,连养活自己都够呛,又何谈坚持,何谈新闻理想。

不在北上广深一线的传统媒体人,内心可以落寞到什么程度。当我翻朋友圈,看到曾经一位已经不做记者的媒体“老大哥”,受邀为某新媒体单位做新闻采访与写作的培训、受到很多年轻人的赞叹与膜拜时,我的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我知道,他之所以能脱稿讲的如此顺畅、侃侃而谈,是因为那是他曾经为之付出过十年的“新闻战场”,是多少个日日夜夜赶稿子跑新闻跑出的经验门道。

我知道,他会的,能做的,远远不止这些。

网络与新媒体工资一般多少要加班吗(网络与新媒体工资一般多少钱一个月)


曾经也是一枚文字工作者

习惯了在文字中表达情绪

如今不再从事文字工作

却找不到与这个世界和解的出口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uehuzhi.com/12348.html